三和藏丨福特与法拉利的勒芒恩仇

作者:法斯特变速箱维修 发布时间:2020-07-18 21:13

    简洁粗鲁、声张不羁的美式跑车让人入神。

    本年要聊的这台车在美国汽车工业史上据有着不成摆荡的绝对地位。

    这台车为复仇而生,把弗成一世的宿敌法拉利逼出了勒芒24小时耐力赛,成为了传奇的发明者,但其背后也遮蔽了一桩鲜为人知的丑闻。它就是福特GT。         

 

    谈到福特GT,我们不得不把时间上溯到上世纪五六十年月,其时的福特筹算进军欧洲高端汽车市场,面临买卖扩张的难题,于是天然把注重力放在了勒芒24小时耐力赛上。勒芒赛事和F1与WRC并称为世界三大汽车赛事,1923年至今,每年6月都在法国勒芒举办。每辆车配备3名车手,每位车手一连驾驶时间不得高出4小时,主车手总驾驶时间不得跨越14小时,所有的加油、换胎和修理时间都包罗在24小时内,最后行驶里程最多的赛车获胜。这个赛事被称为世界上最艰难的赛车活动之一。                     

    可是那时的福特并没有所谓的赛车血统,要若何走出扩张这步棋呢?这时,福特看上了在勒芒叱咤风云的法拉利。彼时的勒芒几乎成为了红魔的主场,领奖台几乎被意大利人垄断,然而法拉利风光无限的表象下却潜藏着庞大的经济危机。       

    

▲亨利·福特二世

    亨利·福特二世抓住了这个契机,起头和法拉利商洽收购事宜,最终敲定1600万美金的收购价钱。1963年5月,福特率领顶尖的律师团队来到欧洲,进行最后的交涉和敲定,一多量行业精英对面坐着的倒是恩佐·法拉利和一个乡镇的小律师。在合约即将签定的时候,恩佐师长圈出了个中的几处文字:福特想要法拉利让出赛事节制权,恩佐师长在这一问题上对峙寸步不让。然后恩佐教师就和律师去吃午饭了,剩下福特一大帮人面面相觑,很显明,到嘴的鸭子飞了。          

 

▲恩佐·法拉利

    亨利·福特回究竟特律之后马上命令,要造一辆能在勒芒碾压法拉利的车!因为勒芒源于法国,具有根正苗红的欧洲血统,于是福特起头和英国的LOLA合作,在距离竞赛仅剩十个月的时间里造出了一辆福特GT40,被定名为GT40 MKⅠ,也就是GT40的第一代,搭载4.2L V8引擎,GT40中的40代表其40英尺的车身高度。

▲GT40 MK I

    GT40 MKⅠ的泛起承载了亨利·福特的复仇大计,但其不变性却糟糕得乌烟瘴气,在勒芒演习赛中因严重的手艺问题而撞毁。 福特不得纰谬其进行回炉重造,好在最终照样赶上了1964年的勒芒,福特在这届勒芒派出了3辆GT40,后果照样重蹈覆辙而出师未捷身先死,悉数因事故退赛,法拉利再次垄断了勒芒领奖台。福特的第一次复仇,以失败了结。 

  

    之后,亨利·福特请来了美式肌肉车宗师卡罗尔·谢尔比教师来继续为来岁的竞赛做预备。在我眼中,卡罗尔·谢尔比是最接近神的汉子,这个最初以养鸡为生的人一手培养了以Shelby GT350和GT500为代表的眼镜蛇王朝。在卡罗尔·谢尔比和肯·迈尔斯的珠联璧合下,福特GT40赛车死灰复然,加入了1965 年的勒芒24小时耐力赛,此次的福特派出了6辆战车,但依然命运多舛,没有一辆完赛,再一次被法拉利实力打脸。 

 

▲卡罗尔·谢尔比教师与他的“孩子们”

    两次复仇均不幸以失败了结反而加倍激发了亨利·福特交战勒芒的斗志。1966年,福特祭出了备受等候的GT40 MKⅡ,即第二代GT40。而此次法拉利也不是茹素的,针锋相对地派出了风头正劲的P3战车,今朝GT40 MKⅡ在拍卖市场的价值为1500万英镑摆布,P3则为2000万英镑。那时GT40 MKⅡ的极速更快,可是P3更轻且更省油,会省下好多进站加油的时间,二者势均力敌。昔时的勒芒,福特破天荒地派出了13辆GT40 MK2的壮大声威,法拉利派出了3辆P3。竞赛当晚福特就撞毁了4辆GT40 MK2,法拉利借重紧紧占有着前二的位置。其时车队为护卫车手,命令不得危险驾驶,此时一位很环节的车手肯·迈尔斯泛起了,他掉臂车队指令,拼尽全力push,最终将GT40 战车带入前三。            

    但汽车赛事就是如斯,风驰电掣与电光火石间,太多的不确定身分促成了永不枯竭的戏剧性。当福特GT40的三辆车已经包办了竞赛前三名的时候,勒芒委员会找到卡罗尔·谢尔比说:“假如你们的三位车手在终点线前可以包办前三名,那么前两位车手并列第一对赛事新闻来说会加倍震惊和刺激。”谢尔比那时激烈否决,因为在贰心中,在赛道上看淡生死,以近乎拼死的体式率领三辆GT40从法拉利手中夺到前三名的肯·迈尔斯才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没有迈尔斯就没有福特的此次胜利,因为不管是测试照旧角逐,迈尔斯在驾驶中城市将本身的生命置之度外。但谢尔比照样考虑到让前两名并列第一冲线或许避免他俩的冲突竞争,更稳妥地储存车队实力,最终照样对肯·迈尔斯下达了减速指令。      

    领先的迈尔斯慢了下来,最终和队友布鲁斯·迈凯伦一同冲线,后者就是后来台甫鼎鼎的迈凯伦创始人。但赛事的划定是谁跑的距离长谁就是冠军,因为迈凯伦起步时排在迈尔斯后面,所以最终第一名剖断给了迈凯伦,迈凯伦的黑色2号GT40 MKⅡ也成为了第一辆博得勒芒冠军的美国车而被载入史册,迈尔斯则收拾行李默默回到了他的小板屋。                                                         

▲肯·迈尔斯(右)与布鲁斯·迈凯伦同时冲线

    福特在这届勒芒终于完成了对法拉利的复仇打算,在之后的3年内,福特GT取得了在勒芒连战连捷,原本在勒芒呼风唤雨的法拉利最终也不得不避其锋芒,退出了勒芒赛事,转投了F1。而伟大的肯·迈尔斯却没有可以见证福特王朝的建设,竣事这场竞赛的两个月后的1966年8月17日,迈尔斯在加州戈壁中的Riverside赛道驾驶一辆试验型赛车发生事故丧生。这辆试验型J Car后来改善并定名为为GT40 MKⅣ,为福特博得了1967年勒芒冠军。若是不是因为勒芒的丑闻,肯·迈尔斯将有极大可能成为汗青上第一个同时博得戴通纳24小时、赛百灵12小时和勒芒24小时耐力赛冠军的车手,这一豪举至今仍未有人实现。                                       

    几年前的一次采访中,当被问起迈尔斯时,其时仍然健在的八十多岁高龄的谢尔比眼含热泪说:“当我们失去肯时,我伤透了心。我必需为他做点什么,我不想他被人遗忘,永远不想。”

    世事轮回,福特在那之后也退出了勒芒24小时耐力赛。      

    2016年,福特在远离拉萨特50年之久后发表重返勒芒,而此次的竞争敌手依然照样法拉利。福特也在此之前发布了2017款福特GT,这个在那些金戈铁马的年月承载着复仇、妄想、牺牲和赛车精神的美人,仍如当初的GT40、卡罗尔·谢尔比、布鲁斯·迈凯伦和肯·迈尔斯一般,接管着世人的顶礼跪拜的荣光,履历着赛道的秣马厉兵的浸礼。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

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轰隆弦惊。

了却君王全国事,博得生前死后名。

可怜鹤发生!

    岁月失语,惟车能言。一辆车承载了几代人的芳华和热血,也承载了一段辉煌光耀的汗青,包罗当初称王称霸的GT40 、现在年少轻狂的福特GT和伟大的肯·迈尔斯。

                                                         

谨以此文纪念肯·迈尔斯教师



电话